Wednesday, May 28, 2008

開新blog

這個blog荒廢了很久, 告別了. (其實, 我想應該都沒啥人光臨了.)

開了新blog: 續貓糧

歡迎參觀.

再會.

Tuesday, August 08, 2006

叮噹大電影

看了叮噹大電影, 感動落淚.

第一次帶小朋友睇戲(與女友的兩個侄仔, 六歲和四歲), 經驗新鮮.

一開場, 叮噹首先與大家打招呼: "我已經陪住大家二十五年, 以後, 我會繼續陪住大家!" 已經讓我眼濕濕.

接著叮噹主題曲播出, 起初以為會因是陳慧琳唱的版本, 令我不太投入, 但歌一起, 場內小朋友竟然跟著一起唱, 令我大感震撼!!! 這就是小朋友, 他們對電影的投入, 已是我這個就快三十歲的馬甩佬失落了的呀!

故事情節有點複雜, 不知侄仔們看懂多少. 不過他們總能找到他們自己的歡樂, 隔幾分鐘, 就會轉過頭來跟我說: "哎呀, (戇居居地) 好攪笑啊!"

大雄與阿一(片中的一隻"狗", 也是主角)的友誼, 固然很感動我; 很少看到的叮噹談戀愛, 被捉被救情節, 也令我看得過癮.

結局裡, 靜宜說: "我們每個人都會經歷年青, 但有朝一日, 也會做人爸爸媽媽, 甚至爺爺麻麻..." 回看身邊小侄仔, 再看看自己, 感慨.

電影還有討論人類與動物的關係, 很值得看.

p.s. 還有, 趁還未落畫, 朋友們一定要睇"偷拍", 好勁, 得返影藝有得做咋!

鼓勵會考生, 不要本未倒置!

星期日明報選了五個會考過來人, 有九優十優生, 也有會考零分的, 訪問他們現在的光景.

當年的九優生, 標題寫著: 我現在教書!

當年的十優生, 標題寫著: 我寧願六A!

當年的零分生, 報導說他月入三萬!

報導背後的訊息很清楚, 你看, 當日的會考狀元, 現在不過是教書罷了, 他們還後悔當年考了如此好成績哩! 相反, 零分? 不打緊, 還不是賺錢多過很多狀元?

看後, 很不舒服.

似乎, 社會為了鼓勵安慰會考考得不理想的同學們, 有點本末倒置了.

首先, 這是什麼樣的價值觀? 九優生, 現在教書, 有何問題? 為人師表, 教育下一代, 不值得尊敬嗎? 相反, 月入三萬, 又代表什麼?

其次, 會考成功不代表一切, 但不能說成, 會考考得好, 完全不能代表什麼! 這是兩個不同的概念. 以現在的教育制度和考試方式, 會考當然不能有效反映一個學生的各方面潛能, 但會考高分低分, 總能反映一些能力, 例如語文能力, 數理能力等等. 當然, 對於這方面的反映, 仍然是有很大的缺憾, 有其不完全的地方, 但總不能說成, 你考得好, 有個屁用?

我們為什麼不能持平一點, 讓考得好的同學, 盡情高興, 讓考得不好的同學, 承認失敗, 好好檢討?

我再要說清楚, 高興也好, 失敗也好, 都只是指著這個會考"遊戲"罷了, 不代表其他. 正如, 我們參加一場賽跑, 總有贏有輸, 贏了便是贏, 輸了便是輸, 但這個勝負, 只限於在這場賽跑, 生命有無數其他的競賽, 需要再分勝負.

un頂able《龍虎門》

很難接受甄子丹硬要把自己塑造成"我才是王者"的樣子!

在電影裡有這麼的一段戲: 王小虎(謝霆峰)和石黑龍(余文樂)身受重傷, 於是被帶到一個叫奇俠的隱士那裡療傷. 奇俠"住"在寶塔裡(抑或刻意被甄子丹這個動作導演"困"在那裡??), 角色由漫畫原作者黃玉郎扮演! 黃玉郎醫好二人, 更賜他們絕招: 電光毒龍鑽和金鐘罩! (從這開始, 我才感受到我在看龍虎門!!! 可惜...)

二人接過絕招, 又再去找火雲邪神晦氣. 首先石黑龍使出金鐘罩, 虎虎生威, (特技還做得不錯.) 火雲邪神起初不能寸進, 但不過三十秒, 邪神便找出了金鐘罩的弱點, 一下擊破, 打敗石黑龍. 王小虎接力上場, 起初以為電光毒龍鑽能夠爭點面子, 怎知道下場比金鐘罩更慘, 王小虎跳在半空, 兩腿一伸, 還未"鑽"起來, (無錢做特技??) 火雲邪神已經成功轟他下來. 龍虎門兩大主角, 兩大絕招, 打不了兩分鐘, 便告收皮! (不知困在塔裡的黃玉郎有何感受??)

甄子丹(是甄子丹, 不是王小龍!) 這時威風進場, 電影這才到高潮, 之前差點進了鬼門關的他, 成功復活, 要來親自收拾火雲邪神. (無記錯的話, 漫畫到了五百多期, 王小龍已經魂歸天國.) 原著中王小龍最擅長用棍, 但甄子丹心想: 不必了, 用我自己最耍家的硬橋硬馬真功夫, 赤手空拳, 就能把你收拾. 黃玉郎, 問你復未??

王小龍 (對不起, 是甄子丹, 不是王小龍) 甄子丹打敗了火雲邪神後, 與王小虎石黑龍一同回到龍虎門. 光頭星等人門的兄弟衝出來, 擁著王小虎, 甄子丹卻在後面冷笑. 我起初不明所以, 後來發現, 之前在龍虎門練武的眾小孩全都不見了! 我才明白那冷笑背後的意思: 兄弟都拜在我甄子丹的門下了, 龍虎門有個屁用? 我呸!

信焉?

Saturday, April 08, 2006

十字路口

又來到十字路口...

剛剛辭職了, 五月底後, 又變回無業游民...

友人們都有點驚訝, 現在身處都算是大公司, 收入穩定, 又不斷有機會創作, 不是dreamwork嗎? 為什麼要辭職?

我不否認, 客觀來說, 現在的工作條件確是不錯, 否則, 我之前都不會轉工, 但是...

主要是跟上司合不來...

我不會說上司不好, 但起碼, 跟他工作, 很痛苦, 是事實...

當到了一個地步, 你每天上班都是受刑似的, 你不願再在會議裡開口說話, 每讓分派給你的工作, 都沒有方向, 但當交貨的時候, 你又只有捱"小"的份兒, 你開始自信大受打擊, 連一些原來做得幾好的工作, 你都在退步, 我找不到還繼續下去的理由... 堅持, 可能只是自我蠶食的陷阱...

還未知道下一步應該怎麼走...

當然, 我希望繼續有機會做編劇, 但這一行, 太講際遇了, 你永遠不知道前面會遇到什麼... 當你等了幾個月, 你也沒有工作... 肚子總會發出警號. (或者, Grant Loan會先提醒你...)

又想起"一將功成萬骨枯"的道理, 最慘是, 你似乎會骨枯多過功成的時候, 你會好驚...

不用太擔心...

想起一首老土的詩歌: 天邊飛雁不耕不收, 我父仍將牠保守, 可知你何等貴重, 天父必保守...

不會餓死的... 前面走過的路, 也不是白走的...

各位大好青年, 四方才俊, 共勉之...

p.s. 無論如何, 一切等巴西六奪世界盃後才算!

Wednesday, August 17, 2005

近況

朋友仔們,

小弟早前離開香港近兩個月, 剛剛才回來, 故此荒廢了blog一段時間...

不過本人身心康泰, 毋需擔心...

Sunday, June 05, 2005

六四蝙蝠

昨天六四, 公司臨時有工作, 不能出席維園晚會. 坐同事的車經過維園時, 心感無奈.

第二天看報紙, 看到曾蔭權說: "經過這16年後, 看見國家做了舉世矚目在經濟上, 社會上的發展, 給我們比較客觀的比較, 心情也平靜下來." 氣在心頭.

女友明天教中文課(她是小學老師), 課文是"蝙蝠的故事", 講飛禽和走獸打起仗來, 蝙蝠做長頭草, 見飛禽勢頭好, 便說自己有翅膀, 是飛禽; 但當走獸佔上風, 又說自己有腳, 是走獸. 最後, 走獸和飛禽和平共處, 眾動物都不和蝙蝠做朋友了. 故事教訓我們, 做事要有原則, 不可以隨風擺柳.

不知小二的小朋友知不知道什麼叫做"原則", 什麼叫"隨風擺柳". 但不知香港的權貴們以前有沒有讀過這篇課文?

如果有一天, 共產黨下台了, 當年有份參與六四層城的官員將士們得到懲罰, 不知曾蔭權會怎樣看他今天的說話?

看到思存的blog, 讀到那篇由一個中六女學生所寫的文章, 說了大堆似是疑非的道理, 為中共的武力鎮壓找合理解釋, 這令我想起, 幾年前在一所中學擔任助教時, 遇到一個中三學生, 跟她談六四, 她所持的觀點, 也跟這個女學生很相像, 都是認為錯的其實是學生, 他們把中國攪亂了, 若不是政府鎮壓了, 中國沒可能有現在的蓬勃發展. 當時, 我竭盡所能, 把所知道的事實及道理都搬出來與她辯論. 很可惜, 我輸了, 不能說服她. 我很沮喪, 不是因為我辯論輸了給一個小女孩, 而是, 我接受不了一個小小的中三學生, 竟然可以抱有這樣殘忍的想法.

我知道, 社會上抱有像這些年青人的想法的人會愈來愈多, 而且他們的聲音也會愈來愈理直氣壯. 但經常懷疑自己的我清楚知道, 我是對的, 在六四的問題上, 絕不可能成為蝙蝠, 根本沒有討論的餘地!

Monday, May 30, 2005

利物浦參加來屆歐聯賽事, 並非是"格外開恩"!

小弟忍不住, 走了去歐聯的網頁, 看清楚歐聯冠軍參賽資格的規則, 發現其實寫得相當清楚...

根據1.03條, "At the request of the national association concerned, the UEFA Champions League title-holders may be entered for this competition, as an additional representative of that association, if they have not qualified for the UEFA Champions League via the top domestic league championship. If, in such a case, the title holders come from an association entitled to enter four teams for the UEFA Champions League, the fourth-placed club in the top domestic league championship has to be entered for the UEFA Cup."

第一, 條例講明歐聯冠軍是有"機會"參賽, 不過, 主動權卻給予了該球隊所屬的國家決定. 而因為1.01條講明, "no association may enter more than four clubs for the competition", 所以此1.03條澄清了若該"歐聯冠軍"真的參賽, 聯賽第四位的球隊如何處置, 就是參加歐洲足協盃.

第二, 根據1.03條, 情況並不僅是為上屆冠軍衛冕而設的, 因為它用了"UEFA Champions League title-holders"的眾數字眼. 即是過去曾經成為歐聯冠軍的球隊同樣有這樣的"特權". 不過, 1.01條已經講明, "For representation in the 2005/06 competition, the seasons from 1999/2000 to 2003/04 inclusive are taken into account." 即是說, 凡於1999/2000至2003/04年度的歐聯冠軍均應有機會以1.03條進入來屆歐聯賽事. 只不過, 這幾年的歐聯冠軍, 除了利物浦外, 均於本季成功在本土聯賽賽事贏取參賽資格, 而毋須運用此條例罷了.

所以, 利物浦應該繼續向英格蘭足總施壓, 讓它可以參加來季歐聯賽事, 因為條例本身已作相當清楚說明, 只不過為了尊重各地足總的自主權, 保留了"at the request of the national association"的字眼罷了.

這並不是一些球評家或記者般所言, 是"特權", 是"例外", 是"格外開恩", 而是歐聯一開始的遊戲規則而已.

Wednesday, May 25, 2005

利物浦!!!!!!!!!!



簡直是夢一般!

上半場, 落後三球, 下半場, 一口氣追三球! 踢過百二分鐘的比賽, 最後以十二碼勝出!

這就是利物浦!

這就是我喜愛的利物浦!!

謝拉特說: 經過這一夜, 我怎麼可以離開?

我也說: 經過這一夜, 我怎麼可以不作利迷?!

利物浦是2005歐洲聯賽冠軍盃的盟主!!!

勝出一刻, 我立刻打給元朗的利迷, 電話中傳來他沙啞的聲音. 他說: 唔得呀... 他已經感動得不懂說話. 後面傳來另一把聲音: 廿年啦!

那時是早上五時半.

週日, 香港利迷會會在旺角舉行勝利大遊行. 我當然不會參加. 但若果你路過見到這一群傻佬傻婆, 希望你都會為他們送上默默的祝賀, 因為他們真的很開心, 是一份抑藏在心裡已久的喜悅的爆發!

利物浦!

Saturday, May 21, 2005

賭波好過買股票?

五月十九日明報副刊中, 蕎菁華寫道, 一個朋友告訴他, 近來少了賭馬, 因為賭波更易賺錢. 投資股票, 一年賺30%已很不錯, 但他過去一整季只買車路士和阿仙奴的主客勝, 可賺40-50%. 所以, 賭波好過買股票.

我有點心動, 心想: 有冇咁筍?

於是, 我到了馬會的網頁求証一下.

我記錄了車路士過去一季的本土聯賽及盃賽的賽果及最後賠率. 假設每場我皆以一百元買車路士的主客勝, 結果會如何.

結果是, 四十五場比賽中, 車路士勝出三十二場, 和及負共十三場. 根據最後賠率, 我共獲得四千八百八十八元, 而付出的本金為四千五百元, 賺了8.6%.

何來有40-50%回報呢?

本季, 車路士勝出率接近75%, 是一個非常驕人的成績, 但來季如何, 沒有保證. 而以按75%的得勝率計算, 平均賠率亦起碼要有1.33才能不蝕本. 經過本季後, 車路士的賠率肯定熱上加熱, 賺錢的風險肯定更高.

賭波是否好過買股票, 我不知道, 但可以肯定的是, 世上沒有必贏的方程式, 否則, 你當馬會是傻瓜嗎?